幻梦

求点开看看!QWQ
这里幻梦,咸鱼一条【无论是同人文还是摸鱼】
凹凸,主吃雷卡帕佩【佩帕也行】
不吃ala!恶友向也不吃!
超级喜欢嘉瑞金大三角(๑•̀ㅂ•́)و✧

刀脑刀心人士所以不太会产糖但可能几篇刀之后会有糖x【仅限同人文】

也是个秦时卫聂/聂卫催婚部队的一员(๑•̀ㅂ•́)و✧不定期更新
秦时有关卫庄或是盖聂cp的只吃卫聂/聂卫!请慎点关注!
剩下的杂食请疯狂安利我(๑•̀ㅂ•́)و✧

老喜欢杰园了!(๑•̀ㅂ•́)و✧但是不会交党费_(:з」∠)_【脑洞不够】
第五人格只吃杰园!雷区杰佣/佣园/园医

能把一篇文拖个几天才写完=幻梦
k列移步→3393465420
幻梦的小窝→348637365
空间有专门码的k列就是挺下面的x

如果一整天都没有发文或者推荐什么的那就是失踪了_(:з」∠)_

感谢看完的你!比心❤

【聂卫/ooc/点文填坑2】沉迷,错过

@不减下30斤不改名 是这位小可爱的文#

#ooc爱我我爱ooc#

#起名废了解一下#

#【高亮】cp聂卫现代Au花吐梗#

#角色死亡有#

#可以的话,OK?#


“咳咳!”

安静的早餐桌上,几声刻意压制的咳嗽声打破了稍显沉闷的气氛。

盖聂听见声音,转头看向身边的卫庄,卫庄正用左手掩着嘴巴,不多时才放下。

“小庄,你生病了?”

卫庄停顿了一瞬,“没。”接着将剩下的早饭尽数吃完,但在这过程中,他的左手始终没有放在桌子上,而是一直置于腿部,紧攥成拳。

今天的卫庄不如平常,速度快了不少,吃完之后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和公文包,直接就走了,没留下一句话,也堵回了盖聂的疑问。

盖聂还没来得及说话,门直接关上了。


门外。

卫庄看着手里带着丝丝血迹的紫罗兰花瓣,面色沉了几分,一言未发,将它扔进垃圾箱。


房间里的盖聂收拾好碗筷,心中仍有疑虑,前几天小庄已经开始干咳了,可一旦盖聂询问他都会有意无意地绕过这个问题,这让盖聂好生奇怪。

况且最近家里莫名其妙的会有紫色花瓣静静躺在垃圾箱里,或是在哪个角落里发现被揉作一团的花瓣,带着令人不适的铁锈味。

自己并没有养花,那么花瓣是哪来的呢?

是小庄吗?

可这铁锈味又是从何而来?



“师哥,今天晚上我们分房间睡吧。”

听见这话,盖聂有些惊讶。

然而卫庄依旧没有给他询问的时间,径直走进卧室,“咔哒”一声锁了门。盖聂就这么被关在了门外。

思索了许久,盖聂还是在门上轻叩了几下,犹豫着问道:

“......小庄?”

回应他的,只有沉闷的咳嗽声,和一句像是敷衍的“我没事”。


是夜。

卫庄背对着窗外的月光,蜷缩在床榻的角落里,床单上落满了花瓣和血滴。

两个半月了......

卫庄皱眉,花吐症的治疗期限只有三个月,如果没有及时治疗的话,他就会因为呼吸道被越来越多的花瓣堵塞,窒息而亡。

他只剩半个月了。



“师哥,下班不用来接我了,我自己回去。”

卫庄的话仿佛在盖聂脑内炸开一朵烟花。

盖聂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不会让自己问的,便只是淡淡地应了声:“好。”片刻后,听筒里传来忙音。

小庄就这么把电话挂了。

手机在耳边停留半晌,盖聂才把它放下,有些出神。

还是有些担心......

于是,盖聂千年不遇的早退,驱车回家,说是回家,倒不如说是去卫庄的公司问下情况。

轿车停在熟悉的建筑前,一进门,盖聂就听见了一位女子的声音:“先生,需要什么服务吗?”盖聂顺着声源看去,果然是卫庄公司的一位员工:弄玉。

“请问卫庄在哪?”“卫总?他......”

“卫总请假,不在这里。”

弄玉的话被另一人接了去,正是卫庄的的秘书,赤练。不过盖聂可不关心是谁,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请假”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字眼上。

小庄......骗了我。

盖聂强装镇静,对赤练道了声谢,便离开了公司。


轿车在路上平稳地开着,然而开车的人就没这么轻松了,额头上细密的汗已然出卖了他。

在回家的路上,盖聂的脑海中不断有问题闪过。

小庄为什么要骗我?是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晓还是......有别的缘由?这几个月来小庄的咳嗽是怎么回事?家里越来越多的花瓣是怎么回事?......

无数疑惑构成漩涡,混在一起,毫无头绪。

突然,一个一闪而过的词语差点让盖聂面对红灯的时候一脚油门当刹车踩下去。

花吐症。

如果真的是花吐症,那么这一切的一切就都能说通了,但盖聂还是特别不安,据他估算,卫庄的症状至今已经三个月,那样的话......盖聂不敢去想象,这让人难以接受的推测。


盖聂急匆匆地推开自家的门,脚步有些凌乱,完全没了平日里稳重内敛的样子。

可她已经不想管什么形象问题了。

目光迅速锁定卫庄的卧室,门半掩着,没有上锁。推开门,闯入视野的是满屋子残破的紫罗兰,散落在地斑斑血迹像是装饰一般缀在花瓣上。

床边的地面上,坐着一个人,手里还拿着一朵花。盖聂的心不由地收紧,他不想靠近,他害怕,但身体却像不受她控制似的,一步步接近白发的人。

当看到那熟悉的面容时,盖聂绝望了。他跪倒在那人身旁,左胸处传来阵阵钝痛。

他的小庄,已经死了,他害怕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盖聂颤抖着手,轻轻抚上卫庄的脸颊,传来的触感却是冰凉,如入冰窖的凉。

没有了小庄的家,还能被称作是家吗......

一片片花瓣自口中滑落,掉在卫庄的身上,盖聂看了一眼,不由得苦笑。

原来,我也喜欢你么?可惜,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发现呢......

那样的话,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紫罗兰,沉迷的爱。

双生花,错过的爱。


注定悲剧。

-END-


幻梦:对对对不起我控住不住产刀的手!【抱头鼠窜】

为啥一写刀篇幅就这么多_(:з」∠)_

【聂卫/ooc/点文填坑1】梦

#  @夕照竹悠 是这位小可爱的文#

#在ooc的深渊内托马斯回旋#

#起名废日常题目瞎起#

#【高亮】鬼谷聂×鬼谷庄了解一下#

#师父日常不在家#

#可以的话,OK?#

夜。

寂静的屋子里,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呼吸声,片刻后渐渐减弱,直至消失。

白发如雪的少年坐在床上,脸庞上布满了冷汗,略显杂乱的短发能够明显看出他刚刚的确是在睡觉。

又是这个梦......

卫庄有些疑惑,更有些许不安。这个梦,可一点都不甜美,相反,用“悲剧”来形容它倒是再合适不过。

他看见了自己把师哥——盖聂,在决斗之时,杀死了师哥,当梦境里的盖聂倒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卫庄就会从梦里惊醒,每每都是半夜。

卫庄不知道这个梦是什么意思,但他不希望盖聂会死。

至少不要是他杀的。

奇怪的是,卫庄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近一周。

他呆坐了一会儿,转头看向另一张床铺,师哥正安稳的睡着,并无大碍。

每次醒来,卫庄无法再次入睡,只能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外,吹着凉风等待天亮,又会在天空渐翻鱼肚皮时回到床上,躺下装睡,过了一会儿,盖聂便会唤他起床。

今天也是如此。

盖聂觉得,小庄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这一段时间,虽然他每次都会叫卫庄起床,而卫庄打个哈欠就起了,但做什么事卫庄好像都心不在焉的样子,切磋剑法的时候甚至犯下简单错误,劲道也比以前弱了许多。

这在之前可从来都没发生过。

因此盖聂开始更加关注师弟,可一周下来,除了发现卫庄发呆的次数多了些,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小庄,去练剑吗?”

“......好。”

黄昏,卫庄几乎是被盖聂拖着去了后山,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手臂酸得连剑都快要提不起来。

到现在为止,卫庄已经近两周没睡好过了,疲惫感一天比一天强烈,脑袋嗡嗡作响一直不肯停歇,若不是常年习武,他可能早就倒下了。

“小庄,要开始了。”

盖聂的声音传入卫庄的耳朵,为了不让师哥怀疑,卫庄只能硬着头皮拿起木剑,面向盖聂。

在竭尽全力闪避开盖聂的攻击后,他受不了了,脚步虚浮,直接一头栽了下去。

看见卫庄倒地,盖聂迅速收拢攻势,空中的身子愣是拧转一百八十度,扔下佩剑后揽住卫庄的身体。

瘫在盖聂怀里的卫庄一动不动,秀丽的银白剑眉此刻死死地绞在了一起,一层薄汗润湿了耳边的碎发,皓齿紧咬下唇,略微发白的嘴唇快被卫庄咬出了血,而右手的木剑早就掉在了草地上。

盖聂拨开黏在卫庄脸颊上的碎发,怀中人的气息有些紊乱,不如同他日的沉稳。

索性直接打横抱起师弟,盖聂足尖点地,运用轻功飞速赶往鬼谷。

在离鬼谷不到五十里的地方,卫庄不适地动了动,感觉到卫庄的动作,盖聂立刻停下,然而卫庄只是更往里缩了点,并没有醒。

盖聂抱着卫庄来到卧房,小心翼翼地将卫庄放在床榻上,顺便帮他盖上被子。

结果下一秒卫庄一把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师哥:脸上没有笑嘻嘻心里依旧mmp】

两人四目相对,空气中或多或少的有那么些许尴尬。

良久,终是卫庄先撇开头,避开盖聂的实现,“......现在是何时?”

盖聂看向窗外,本来的夕阳早就被夜幕所覆盖。

“傍晚。”

屋内再次寂静。

卫庄突然伸手抱住盖聂,把脸埋在了盖聂的颈窝处,同时,盖聂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滴在了自己身上。那是......

泪?

让盖聂更不可思议的是,眼前的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正在微微发抖。

小庄他竟然......在害怕?

“师哥......别走......”闷闷的声音传出,平日醇厚的嗓音里带上了几不可闻的哽咽。

卫庄的这幅模样让盖聂有些束手无措,手停在半空不知道该往哪里搁,最后,还是轻轻覆上了卫庄的后背,安抚着师弟,一时无话。

似乎过了很久,卫庄才起身。

看到师哥存有疑惑和担忧的神情,多年的默契已不需要言语,卫庄直接把近来的情况告诉给了盖聂。

一旁的盖聂没有说话,待卫庄说完后,他却突然上榻,凑近卫庄的耳朵。

“那以后,师哥陪你睡。”

卫庄的脸从白迅速变成了红,一阵酥麻传遍全身。

盖聂看着面前人微红的耳尖,笑而无言。

夜晚,卫庄被盖聂圈在怀里,这种受制于人的姿势让他有些不习惯。

但也很温暖。

卫庄抬头看看盖聂,盖聂已经入睡,并没有发现小庄的视线。

......好吧。

卫庄不想承认,他似乎很愿意被师哥抱着。

不多时,眼睑越来越沉重,卫庄缩了缩身子,睡着了。

盖聂的嘴角轻轻勾起。

我在。

一直都在。

-END-

幻梦:我要死了_(:з」∠)_md电脑炸了本来都快码完了结果给我一闪退,全没了_(:з」∠)_

就算是点文也还不免不了的短小,求不嫌弃_(:з」∠)_

【还有二十几篇啥时候才能写得完啊_(:з」∠)_】

行吧我写第二篇去了_(:з」∠)_

习惯性的写文先在本子上写个初稿然后修改再发,结果,就一篇文,我的笔墨少了一半_(:з」∠)_
另外,我家电脑炸了_(:з」∠)_好不容易码完第一篇然后直接给我卡没了(●—●)

等会儿把第一篇码出来,点文已截止,二十三篇怕是要凉_(:з」∠)_

因为是有脑洞就写了,所以顺序不定,艾特也是随机的



【我要翻存货,jpg】

已经22篇点文了_(:з」∠)_【刚补完课的幻梦】
行吧我可能要写好久了_(:з」∠)_

行了我开始肝文了【撸袖子】啥时候写完就是个谜x

【先写我会写的x】

点文!看清楚了是点文!【已截止】

其实根本没到50fo,但如果我再不更文大概就凉了_(:з」∠)_

能点的cp见tag【卫聂聂卫两家的千万别撕起来算我求求你们了QWQ】

评论指cp,设定私信发,只要点的我都写_(:з」∠)_

【但何时能够完结就不知道了x】


不会车!!!!!


如果没有设定的话是刀是糖全靠心情,所以想吃糖的朋友们xxx你们懂得



最后多说一句,请对家的不要撕!!!_(:з」∠)_

【我知道卫聂党有些不接受拆逆但我只是点个文所以QWQ】

我觉得我要是再不更文大概就要凉了_(:з」∠)_
但现在自己手机不在身边所以鬼屋篇我还更不了_(:з」∠)_
我还是淦卫聂吧x_(:з」∠)_

卫聂【刀/ooc】(下)

“不要再做梦了。”

——————————————————
盖聂再次睁开眼时,视线内是焦急的墨家众人。
他们一看盖聂醒了,先是愣了一秒,然后,盗跖最先跳起来:“盖先生醒了!!!”
高渐离扶着盖聂坐起,盖聂发现自己身上各处都是伤痕,但没有一个致命伤。
流沙也进了盖聂的房间,不仅是赤练、白凤,连机关无双和隐蝠都来了,可唯独,少了那个白色的身影。

“……小庄呢?”

“卫庄大人他……”赤练出声,却又突然顿住,迟疑的眼神直往白凤那里瞟,白凤回给一个眼神,示意她说下去。
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赤练终于说出了后半截的话:“卫庄大人在隔壁房间休养,身体已无大碍。”
盖聂翻身下床,走出木屋。
屋子内,众人沉默。

“他会后悔的。”

——————————————————
盖聂推开木门,窗边熟悉的背影令他险些情绪失控。
“小庄!”

“盖聂。”
清秀的女音从“卫庄”嗓中发出。

盖聂的表情凝固了。

果然……

“千变莫名,墨玉麒麟。”盖聂哑声道。
记忆如潮水般蜂拥而上。

原来,卫庄已经死了。

为了保护自己。



温热的血液似乎还在身上流淌,是他的。

靠在门边的武器,是他的。


可他却不在了。

END

——————————————————
幻梦:草率结束了解一下_(:з」∠)_
好了我要开始躺尸了_(:з」∠)_

卫聂【刀/ooc】(上/贼短)

#终于走回了原本一言不合就插刀的道路#
#巨鸡儿ooc#
#【高亮】cp卫聂刀向不适者右上红叉#
#玻璃心慎入#
#可以的话,OK?↓#
阳光洒落,橙金色的光芒覆盖住床榻上的二人。
“师哥,醒醒。”白发人轻轻推了推正窝在自己怀里的黑色脑袋,声音有些许沙哑,语气中却尽是宠溺。
胸前的头蹭了蹭,“唔……”虽是有了动静,但根本没有一点要起的意思。
卫庄苦笑,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师哥这么粘人呢?
“小庄……”盖聂开口,声音闷闷的。卫庄抬手抚上盖聂尚未扎起的黑发,顺了顺,应道:“我在。”
盖聂没有回应。
卫庄心觉奇怪,盖聂却突然抬头,红肿的眼睛让卫庄有点惊慌。替他揭去泪水,见抽泣声还未停止,卫庄更加用力抱紧盖聂,给予他安全感。
“做噩梦了?”
“……嗯。”
盖聂伸手,摸了摸卫庄脖颈上的伤疤,因时间的流逝已经留下了疤痕。
还好,伤口不深。
梦境里那个被自己杀死的小庄,不是真的。
他不会死,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只是个梦罢了。

——————————————————
“师哥,快醒醒。”
“太阳都快晒到屁股啦。师哥~”

“不要再做梦了。”

——TBC——

幻梦:我要死了_(:з」∠)_
拿我爸手机偷偷更一下所以是龟速_(:з」∠)_
下大概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码完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