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梦

求点开看看!QWQ
这里幻梦,咸鱼一条【无论是同人文还是摸鱼】
关于凹凸,雷卡/卡雷,帕佩/佩帕,瑞金/金瑞,凯柠,安艾,埃艾,剩下杂食【不吃al!la还能接受】
关于秦时,卫聂/聂卫,剩下的人全部杂食随便怎么配
关于开宝,伪杂食其实就一伽小= =
关于侠岚,迟钧/钧迟,谣夕,婷月/月婷
关于唱见同人,soramafu/mafusora,urasaka,甘党
关于第五人格,杰园裘盲洁癖了解一下
关于工作细胞,说是白赤洁癖实际是杂食
请慎点关注
感谢看完的你!比心❤

帕佩/微佩帕/花吐/刀

#ooc很严重花吐症状私设花语见最后#
#至今没有参透详略写法+排版辣鸡#
#双向暗恋刀向抱歉不会糖#
#【高亮】cp向帕佩帕不能接受的出门不送#
#可以的话,OK?↓#
壹.
“喂蠢狗,起床了。”帕洛斯日常把赖床的佩利从床上拖起来。
佩利睡得很死,突然被这么一拽有点反应不过来:“嗯?啊,是帕洛斯啊。”一双樱桃粉的眸子此刻正懵懂的望着面前的人,怎么看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帕洛斯抬手揉了揉佩利的脑袋,“雷狮老大有事要说,全员集合,就差你了。”
听到集合佩利立即跳了起来,帕洛斯笑笑:“我在外面等你,动作快点。”
贰.
说是集合,其实就是海盗团的例行总结大赛情况罢了。对于这些需要用脑而且会很大程度上消耗精力的事,佩利一向不感兴趣。
当然雷狮他们本就没指望他会听。
“咳咳咳咳!咳……”
突然,卡米尔的话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发出声音的佩利。
佩利此时正一手掩住嘴,接着又是一阵咳嗽,持续了近有半分钟。
当佩利把手拿下来时,一片花瓣从他嘴里掉了出来,飘落在地上。
帕洛斯皱了皱眉,记得以前有人跟自己说过,这好像是什么花吐症。
似乎是喜欢了人才会得的东西。
帕洛斯的心突然抽痛了一下。
喜欢的人么……原来傻狗也会有喜欢的人啊……
叁.
几天后,佩利的症状更严重了。
一开始只是一片两片花瓣,相隔时间都很长,到后来几乎一个小时吐一次,花瓣也变成了半朵花。
帕洛斯找到了治疗花吐症的方法:只要亲吻自己喜欢的人症状就会自动缓解,若不能在半个月内治疗那么患者便会死去。
亲吻喜欢的人……么?
帕洛斯看了看已经睡着的佩利。得了花吐症的佩利连睡觉都睡不好,眉头扭在一起,额上渗出了细细的冷汗。
鬼使神差的,帕洛斯伸手将佩利额头上的细汗拂去。帕洛斯的手接触到佩利脸庞的一瞬间,睡梦中的他笑了。
这只傻狗,他会喜欢谁呢……
如此思索着,帕洛斯靠在佩利床边睡着了。
肆.
帕洛斯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一条被子,被子上有佩利的薄荷牙膏味,抬眼看天,还黑着,但本来在床上的佩利不见了。
“佩利?”帕洛斯扫了一眼房间,并没有看见佩利,却在一个靠墙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团被揉捏得不成样子的白花,上面还有干涸的血液。
看这样子,吐的不少啊……帕洛斯沉默,转身离开了佩利的房间。
一出门,帕洛斯就发现了蜷缩在门口的佩利。
帕洛斯大惊,一把拽起佩利:“蠢狗你在干嘛!这里很冷的!”但帕洛斯身形单薄,根本拉不起192的佩利。
“帕……帕洛斯……”佩利突然喃喃地叫了帕洛斯的名字。帕洛斯立刻蹲下:“怎么了佩利?”“我……喉咙……好难……咳!”话还未完,佩利便咳出一朵花来,几滴血顺势滴在了地面上。
帕洛斯立刻臂力爆发拉起佩利,硬是把他拖到了床上并替他盖上被子,“难受也不能呆在外面,会感冒的。”
见帕洛斯的声调转冷,佩利缩了缩脑袋没有再说话。兴许是太累了,没过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又严重了啊……帕洛斯坐在窗前,一夜未睡。
伍.
转眼间又过去了好几天,距离死亡的时间只剩三天,佩利早已卧床不起。
一直找不到佩利喜欢的人,就连佩利自己都不清楚是谁,卡米尔都没有办法。
帕洛斯眼下的黑色越来越深,自从佩利得病的那天起他基本就没有再好好睡过觉。
佩利的房间里还时不时的会传出咳嗽声,持续时间也越来越长。这时候帕洛斯总是靠在门边的墙上,止不住的揪心。
这家伙……他到底喜欢谁啊……
卡米尔站在一处隐蔽的地方,帕洛斯低着头,脸上的神情看不太清楚,但,肯定不好受吧。
陆.
时间只剩两天,佩利开始越发不清醒了。
也怪,最后两天,帕洛斯反倒对佩利不关心了,还是做着他本就做的事。
“帕洛斯。”卡米尔突然叫住帕洛斯,把他拉到了一个地方。
帕洛斯有点不解:“卡米尔,怎么了?”“帕洛斯,我想佩利他蠢,你不会也蠢吧。”
“哈?我怎么了?”帕洛斯的语气轻快了些,带上了许疑问。
卡米尔将自己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拉低帽檐:“你不会看不出来,佩利他喜欢的人,是你么。再不采取措施的话,到时,你会后悔的。”
说完这句话,卡米尔便离开了,独留帕洛斯一人。
帕洛斯自嘲的笑了。
呵……骗徒啊……是不会拥有爱情的……
佩利,只不过是一只傻狗而已……
柒.
佩利死了。
两天后,佩利死在了自己房间,呼吸道堵塞窒息而死。
帕洛斯站在佩利的床边,望着那双永远都不会再睁开的玫红眼睛。手轻轻的抚上佩利的脸颊,就像以前佩利做噩梦的时候一样。
但佩利已经无法从梦里出来了。
“怎么,后悔么。”卡米尔来到帕洛斯身边,“后悔?呵……骗徒,是没有心的。”
卡米尔再次拉低帽檐:“哦?可是,你在发抖啊。”
我,在发抖?帕洛斯看向自己的指尖,果然,正在以微小幅度轻微抖动着。
“所以,自己好好想想吧。”
咔哒。锁门的声音。
关上了门,可帕洛斯的眼泪却怎么也关不上,一滴一滴落在了佩利脸上。
“这只傻狗……你居然会喜欢我……哈哈哈……”
在他笑的同时,几瓣白色的花瓣从他嘴里掉出,和佩利一样也是纯净的白,但似乎又有哪里不相同。
“原来……我也喜欢你?……可笑的是,我居然自己都没发觉到啊……”
“傻狗……醒醒……”
几天没睡好的睡意席卷了帕洛斯,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自身的重量,帕洛斯缓缓倒下,伏在佩利的床边,流着泪着睡去。
捌.
等帕洛斯再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
“雷狮老大?”帕洛斯看见坐在外面的雷狮,有些迷茫。
雷狮抬头便看见帕洛斯,哑声问道:“帕洛斯,佩利还在里面吗。”
骗徒的瞳孔此时正疑惑的望着雷狮。
“佩利……?是谁?”
——————————————
幻梦:好了到这里就完了【写死】
佩利花吐白色风信子,花语暗恋,帕洛斯花吐白色罂粟,花语遗忘与初恋
帕洛斯最后就是把佩利给忘了,但是花吐没好,所以两个星期后就挂了x
花吐症状私设两个星期没有得到治疗会死x
最后不要脸的占两个tag_(:з」∠)_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