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幻梦

求点开看看!QWQ
这里幻梦,咸鱼一条【无论是同人文还是摸鱼】
关于凹凸,雷卡/卡雷,帕佩/佩帕,瑞金/金瑞,凯柠,安艾,埃艾,剩下杂食【不吃al!la还能接受】
关于秦时,卫聂/聂卫,剩下的人全部杂食随便怎么配
关于开宝,伪杂食其实就一伽小= =
关于侠岚,迟钧/钧迟,谣夕,婷月/月婷
关于唱见同人,soramafu/mafusora,urasaka,甘党
关于d5,来者不拒虽然主吃杰园殓摄
关于工c,说是白赤洁癖实际是杂食
关于网王,真幸/幸真,桑丸,柳切,82/28,冢不二,忍迹,桃越,乾海,石菊
最近的圈挺杂的,欧相/宝石之国/杀天/乙女会特别的多
以及佛系更新,消失个几(十)天是很平常的事
请慎点关注
感谢看完的你!比心❤
啊我又掉粉了呢。

【聂卫/ooc/点文填坑2】沉迷,错过

@不减下30斤不改名 是这位小可爱的文#

#ooc爱我我爱ooc#

#起名废了解一下#

#【高亮】cp聂卫现代Au花吐梗#

#角色死亡有#

#可以的话,OK?#


“咳咳!”

安静的早餐桌上,几声刻意压制的咳嗽声打破了稍显沉闷的气氛。

盖聂听见声音,转头看向身边的卫庄,卫庄正用左手掩着嘴巴,不多时才放下。

“小庄,你生病了?”

卫庄停顿了一瞬,“没。”接着将剩下的早饭尽数吃完,但在这过程中,他的左手始终没有放在桌子上,而是一直置于腿部,紧攥成拳。

今天的卫庄不如平常,速度快了不少,吃完之后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和公文包,直接就走了,没留下一句话,也堵回了盖聂的疑问。

盖聂还没来得及说话,门直接关上了。


门外。

卫庄看着手里带着丝丝血迹的紫罗兰花瓣,面色沉了几分,一言未发,将它扔进垃圾箱。


房间里的盖聂收拾好碗筷,心中仍有疑虑,前几天小庄已经开始干咳了,可一旦盖聂询问他都会有意无意地绕过这个问题,这让盖聂好生奇怪。

况且最近家里莫名其妙的会有紫色花瓣静静躺在垃圾箱里,或是在哪个角落里发现被揉作一团的花瓣,带着令人不适的铁锈味。

自己并没有养花,那么花瓣是哪来的呢?

是小庄吗?

可这铁锈味又是从何而来?



“师哥,今天晚上我们分房间睡吧。”

听见这话,盖聂有些惊讶。

然而卫庄依旧没有给他询问的时间,径直走进卧室,“咔哒”一声锁了门。盖聂就这么被关在了门外。

思索了许久,盖聂还是在门上轻叩了几下,犹豫着问道:

“......小庄?”

回应他的,只有沉闷的咳嗽声,和一句像是敷衍的“我没事”。


是夜。

卫庄背对着窗外的月光,蜷缩在床榻的角落里,床单上落满了花瓣和血滴。

两个半月了......

卫庄皱眉,花吐症的治疗期限只有三个月,如果没有及时治疗的话,他就会因为呼吸道被越来越多的花瓣堵塞,窒息而亡。

他只剩半个月了。



“师哥,下班不用来接我了,我自己回去。”

卫庄的话仿佛在盖聂脑内炸开一朵烟花。

盖聂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不会让自己问的,便只是淡淡地应了声:“好。”片刻后,听筒里传来忙音。

小庄就这么把电话挂了。

手机在耳边停留半晌,盖聂才把它放下,有些出神。

还是有些担心......

于是,盖聂千年不遇的早退,驱车回家,说是回家,倒不如说是去卫庄的公司问下情况。

轿车停在熟悉的建筑前,一进门,盖聂就听见了一位女子的声音:“先生,需要什么服务吗?”盖聂顺着声源看去,果然是卫庄公司的一位员工:弄玉。

“请问卫庄在哪?”“卫总?他......”

“卫总请假,不在这里。”

弄玉的话被另一人接了去,正是卫庄的的秘书,赤练。不过盖聂可不关心是谁,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请假”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字眼上。

小庄......骗了我。

盖聂强装镇静,对赤练道了声谢,便离开了公司。


轿车在路上平稳地开着,然而开车的人就没这么轻松了,额头上细密的汗已然出卖了他。

在回家的路上,盖聂的脑海中不断有问题闪过。

小庄为什么要骗我?是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晓还是......有别的缘由?这几个月来小庄的咳嗽是怎么回事?家里越来越多的花瓣是怎么回事?......

无数疑惑构成漩涡,混在一起,毫无头绪。

突然,一个一闪而过的词语差点让盖聂面对红灯的时候一脚油门当刹车踩下去。

花吐症。

如果真的是花吐症,那么这一切的一切就都能说通了,但盖聂还是特别不安,据他估算,卫庄的症状至今已经三个月,那样的话......盖聂不敢去想象,这让人难以接受的推测。


盖聂急匆匆地推开自家的门,脚步有些凌乱,完全没了平日里稳重内敛的样子。

可她已经不想管什么形象问题了。

目光迅速锁定卫庄的卧室,门半掩着,没有上锁。推开门,闯入视野的是满屋子残破的紫罗兰,散落在地斑斑血迹像是装饰一般缀在花瓣上。

床边的地面上,坐着一个人,手里还拿着一朵花。盖聂的心不由地收紧,他不想靠近,他害怕,但身体却像不受她控制似的,一步步接近白发的人。

当看到那熟悉的面容时,盖聂绝望了。他跪倒在那人身旁,左胸处传来阵阵钝痛。

他的小庄,已经死了,他害怕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盖聂颤抖着手,轻轻抚上卫庄的脸颊,传来的触感却是冰凉,如入冰窖的凉。

没有了小庄的家,还能被称作是家吗......

一片片花瓣自口中滑落,掉在卫庄的身上,盖聂看了一眼,不由得苦笑。

原来,我也喜欢你么?可惜,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发现呢......

那样的话,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紫罗兰,沉迷的爱。

双生花,错过的爱。


注定悲剧。

-END-


幻梦:对对对不起我控住不住产刀的手!【抱头鼠窜】

为啥一写刀篇幅就这么多_(:з」∠)_

评论(8)

热度(10)